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

[隨記] 人多就贏了嗎


有些話不用多說,但有些事要細想。
有時候人選擇站在人多的那一方,有可能是盲從,更多是怕被排擠。
在不防礙別人的前提下,我選擇相信大腦的認定,並且不受影響。





最近的新聞一直充斥"對立"的兩派。
政黨藍與綠的對立、簽服貿與反服貿的對立、司法黑暗與司法公正的對立…可以看到口水講到爛,痛批罵到流汗。

其實台灣的民眾一直很善良,媒體餵我們吃什麼,可能就義憤填膺的相信。但是,真相真的就那麼輕易看到嗎?會不會其實是已經被加工後的偽裝?人類之所以比動物高明,是因為有顆會思考的大腦。然而有些人故意搧動人類的軟肋,企圖兩派對立,最後來個撿尾刀,營造救世主的假像。這樣的隨機裡,你我可能都是被利用的那一個。




每個人都有反對意見的自由,但更要有接受反對意見的雅量。民主與民粹只是一線之隔。


以洪仲丘案來說,對於地院一審的判決,大多數難以接受,甚至又嗆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。相信大家也同意,定罪講求証據。正因為人命關天,行事不得草率的情況下,一律是幾項証據說幾分話。我不認為法官無能,要知道法官不是隨便考的到的,能當上法官更是不容易。不偏頗的超然立場,才能公私分明。如果只因他的判決不合民意,就是智商低能,那考不上法官位置的我們,豈不是智能障礙?司法是一門專業,該給予尊重,而不是輕視他們長期累積的博學。各位該怨的不是法官,而是蓋上國防布,企圖煙滅証據的那些共犯。

對於這樣的判決,就算是生氣也無助於改變現狀。唯一能做的,只能繼續想辦法找到更有利的証據來翻盤。然而這件事只能怪軍方不講理嗎?我問過幾位當完兵的朋友,退伍前被整是常態嗎?他們表示,通常退伍前,只要沒跟連上槓上,都能平安回家。換句話說,洪先生應該和他們不對盤。在別人的地盤,不利於己的情況,只能忍,不能出頭。既然選擇直球對決,結果就是一翻兩瞪眼。一個擺明「我要退了,賭你不敢玩我」V.S 一邊擺明「我要玩你,賭你玩不死」這樣的情況下,X!出事了。

馬總統:我管定了! 阿..怎麼都沒出來?
總統是不能干涉司法的。想也知道純粹是民調過低,想說些討好民眾歡心的謊話。坦白說,這種事情,不應該找總統負責。主要是因為他沒有權限干預。再者,如果什麼事情都要找總統,什麼都要他做,那設立那麼多機構難道只是當花瓶用?如果公職人員不做事就有薪水領,相信勞動楷模的大家也不能接受。

部份人士說:沒用的司法單位,不如廢了,省得浪費國家資源!
各位不妨想想,什麼人會找司法單位?當有錢人財大氣粗的欺壓你的時候,如果沒有足夠的財富得以抗衡的情況下,小蝦米要鬥大鯨魚,就只能打官司。也就是說,司法單位是市井小民的最後一道防線,如果沒有這個單位,將連翻盤的機會也沒有。那麼裁撤掉司法單位,真的會比較好嗎?

大家最不服的應該是那些軍官可以死裡逃生。玩死人不用負責任。這一輩子真正的痛苦才要開始。逃的了牢獄,逃不了世人的譴責。人心已經將他們定了罪,沒有什麼比被烙無形的印更難受。

最後,不要輕易的說:誰該負責之類的話。叫誰出來或下台,都沒有比較高明。不要期望每件事都有人負責。不要奢求有人會無件條幫你。在這個世界,人都該為自己負責,而不是將過錯推給別人或期待別人為你解決。


✭ 參考文章:
5. 圖片轉自:Mana is not enough